唐唐不是糖

黑夜吞噬侵占无我

我们比起任何人都深爱着彼此.@沉吟至今、

 

[风花共月11.20]尤长靖乙女向-不怕天黑

她早已不怕天黑,却为了别人心碎



01.


她在一个昏沉的下午趴在桌子上睡着,连续不停的工作使她精疲力尽,电脑里不知名的歌手温柔的声音似乎成了催眠剂,她心里想着不要睡不要睡却还是歪着头闭了眼睛。最后她也不再关心文档有没有做好工作能不能完成,索性放纵自己陷入梦境。




就当是休息一下吧,她想。






02.


她背着书包向着前方疾驰而过的公交车飞奔。




还好就在汽车即将启动的前一秒她终于赶上趟,手忙脚乱的上了车掏出一块钱投进投币箱里。周五的人实在太多,挨挨挤挤的人群让她有些烦躁,放学前老师在办公室里对她说的话好像还重复在她耳边,她一边努力挤到后车厢一边在心里重复那句话,“你如果再不努力的话,保持现在的成绩恐怕很困难了”。




她心神不宁的走着,上台阶时一个晃神摔到地上。突如其来的疼痛和弥漫在空气中的尴尬感使得她一时竟不知怎么办才好,满脸冷漠的路人纷纷转头看过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手,她好像在所有人脸上都看到了鄙夷。怎么这么倒霉,她想,成绩的倒退老师的责罚和这样出丑的事一时间都落到她头上,强撑着的不堪一击的脆弱被击溃,她暗自红了眼。




“你没事吧?”




她正准备扶着扶手试着站起来,未曾想一双手伸出来一把拉住她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句“你没事吧”。她感激的说了声谢谢没事,然后才抬头看到现在在她心中堪比天使的人。




真的是天使呀,淡淡的光透过窗打在他身上,漂亮的眼睛正盯着她看,她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她觉得自己好像完了,爱神丘比特在她的心上射了一箭,她要坠入爱河了。




“没事就好,”他笑着说,“你是不是二中的?”




真好听,他的声音真好听,她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然后才回过神来一本正经的答复他:“是的,我是二中的。”




“真巧,我也是诶。”他指了指校服外套上的标志,咧开嘴笑了。她也跟着笑了,好像这一切的一切不快乐不开心的事情都被他这一笑给融化掉了。怎么这么神奇啊,她想起以前的同学谈起自己见到心上人的时候也是这样,说什么“一见他就笑,好像所有不愉快的事都忘掉了”,当时她坐在座位上埋头刷试卷,听到这话还不信,觉得哪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还不如好好学习。




怎么办呀,她怀揣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少女心陷进甜蜜的陷阱里了。她和他聊天,颇有些相逢恨晚的感觉,他说他叫尤长靖,是九班的。她心里惊叹,九班是重点班诶,然后一股莫名的自豪感又充斥她的心间。她感叹完他的优秀又琢磨起他的名字:尤长靖,有长进。她笑起来,说:“真高兴认识你啊,长靖同学。”




而他也弯起眼睛,含着笑意应:“我也是呢。”






03.


从那以后好像一切都在慢慢走向正轨,她每次都能在车站里遇到尤长靖,两个人渐渐熟识起来,她开始在意自己的各方面,甚至母亲都有时会疑惑的问:“你最近怎么越来越臭美了?”每到这时她都睁着眼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扯出一堆子无关紧要的理由,最后干脆用一直稳中有进的成绩单来堵住母亲的嘴。




学校里她在三楼,尤长靖在六楼,她每节课下课都会打着去六楼上厕所的旗号蹭蹭蹭的爬上六楼,在路过他班级的窗口之前慌里慌张的整理下发型之类的,只为了借那短短几秒时间看他一眼。有时候他回头看见她,就冲她那么一笑,也能让她一整天都活蹦乱跳精神振奋。




日子过得太快,高二上半年的期末考试结束之后,第一场雪悄然落下。她和尤长靖隔着一个考场,在考试之前他在公交车上问过她要不要考完试出去玩,她当然欣然同意。于是她刚刚收拾完东西迈出考场大门就看见了在门口看雪的尤长靖,她心里窃喜,一步步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尤长靖回过头来,见了是她便温声说:“走吧。”她点点头,平日里的小性子丝毫不见踪影,乖乖的跟在他后面,倒是让旁边的好友看的目瞪口呆。




晚上吃过饭后他送她回家。雪一直在下,一下午已经铺了厚厚一层,他们走在街上,路灯很亮很亮,有行人神色匆匆的走过,也有情侣们相互挽着出来散步。她看着街边一对手牵手走过的情侣,恍然间有点出神,她没看见尤长靖的手一点点的移过来,停在空中犹豫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心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惊,扭头看向尤长靖,尤长靖也正看着她,眼里倒映着她的影子。她突然明白了,抑制住心里的狂喜,她紧紧回握着他的手。于是他们都笑了,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至少在他们眼里是这样觉得的。他们就这样拉着手一点一点向着前方走去,到了她家楼下,她正等着尤长靖开口,却没想到他突然哼起了歌。




他唱的是《虫儿飞》,没有伴奏,就那么轻轻的哼着。他唱:“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他自顾自的唱完,才抬头看她,一字一句的道:“愿你以后不怕天黑,也不会心碎,岁岁年年,皆是良辰美景。”






04.


她从梦中惊醒。




梦中的一切都仿佛还历历在目,但现实中面对着她的只有一台发着荧光的电脑,杂乱的桌面,冷掉的咖啡。她呆呆的趴在桌子上,她睡了一下午,因着是冬季,天黑的比往常早了许多,现在不过六点,屋子里便已经黑了。换做以前,她早已蹦起来去开灯,可现在她只一动不动的趴在那,她早就不会害怕黑暗了。




她梦到自己的初恋,梦到她就快要忘掉的那场青涩的爱恋。怎么结束的?她早已不记得了。好像是在大学吧,她迷迷糊糊的想起来,岁月磨去了他们的感情,一切的美好都败在生活脚下。她忽然站起身,拉开帘子一看,下雪了。她再无睡意,穿上衣服下楼准备随便走走,权当散心。




于是她漫步在初冬的街道上,穿红色的风衣,踏过膝的靴子。一片雪花落在她肩头,很快消失不见,接着满天都是雪花飞舞。路过学校,很快有蓝白色校服的学生冲出来,成群结队的。她停下来,想起那个冬天也是这样,他们牵着手,站在雪地里唱虫儿飞,雪融化在睫毛上,湿漉漉的。




多美的雪啊,那样美的雪,她一生只见过一次,就像那样隐秘深情的爱恋,一生也只能有一次。








下一棒 @奶霜.酒 



  72 7
评论(7)
热度(72)

© 唐唐不是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