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唐不是糖

黑夜吞噬侵占无我

我们比起任何人都深爱着彼此.@沉吟至今、

 

地久天长

速打小片段


再见到木子洋是刚才的事情。说实话卡其色的风衣有点大,套在我身上有些不合称,我从吧台拿着奶茶转身离开时和他擦肩而过,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就好像我们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




现在回想起和木子洋在一起的日子都有些困难,怎么开始怎么结束的大致都不太记得清了,只朦朦胧胧想起些片段来。毕竟已经很多年了,久到我都快忘了。有人说爱的越深越多少年也能清楚记得,依此我得出个结论:也可能是我们爱的不够。


我记得最清楚是和他一起窝在家里看电影。随便找一部片子放,爱情片文艺片商业片什么都可以,然后拿一堆零食放在茶几上,外加上一罐啤酒,我就和木子洋躺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他就算躺着也比我高出不少,于是干脆斜靠着把我搂在怀里,我则顺从的呆在他温暖的怀里,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侧脸。


有时候我不清楚到底是谁动机不纯,或许是我凑上去求一个吻,或许是他揽着我的手起了坏心思。于是一瞬间一切都变了,什么又都没变。高清电视继续放映,里面的情节角色继续转换,桌子上的酒和零食停止使用。天色渐渐暗下去,楼层渐渐亮起来。黏腻的水声在响,我热的像要蒸发,哪怕空调显示十六度。


我看见他脸上的水珠一路滴下来打在地板上,声音小到我快要听不见。满屋子都是情欲的味道,但我不在乎。于是就像濒死的鱼得到了水,极尽欢愉,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呢?此时所有言语都是助兴词,但我还是每次都靠在他肩膀上问:“你爱我吗?”他也每次都答:“我爱你。”这种对话像小孩子的把戏,太幼稚了,我对此却乐此不疲。


因为当时我坚信,我们能够地久天长。

  47 4
评论(4)
热度(47)

© 唐唐不是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