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唐不是糖

黑夜吞噬侵占无我

我们比起任何人都深爱着彼此.@沉吟至今、

 

以后别做朋友

01.

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窗台上,溅起的水花打在窗户上。我窝在沙发上,身边放着一堆垃圾食品,台桌上摆着两瓶啤酒,一瓶空了一半,一瓶滴水未动。电视上放着非常烂俗的狗血电视剧,我看的却津津有味 ,就像看个笑话。

我起身去屋里拿了床薄被,刚盖好被子躺下就听见钥匙转动声,然后是开门声,最后是皮鞋踏在瓷砖上的响声。我看向门口,露出一个笑:“你来啦。”

岳明辉好像有一瞬间的恍惚,很快又调整好表情,他“嗯”了一声,换好鞋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朝我这边走过来,挽起袖子收拾起这一片狼藉。

我撑着脸,看他低垂着的眉眼,看他不停动作的修长双手。打趣他:“你这样好像我们在恋爱诶。”他笑,选择性的略过这个问题,又带些漫不经心的意味问:“你今天怎么没加班?”

我刚为他不回答而失望,他这一问我又想到我已经以加班为理由搪塞了他一个多月,于是我带着一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讨好冲他撒娇:“就是因为经过一个艰苦奋斗所以换来了一个大长假呀。”

他去卫生间洗了个手,走到我旁边坐下。我才发现整个客厅都干净了不少,岳明辉每次都是这样,总给我一种幻想:或许我们还可以更进一步,而不是停留在现在这种尴尬的关系,逾越了朋友关系又跨不过恋人的门槛。我最讨厌自作多情,也害怕自己自作多情。所以从不问,可他也从不提。

然后我听到岳明辉说:“出去吃饭吧,我请客。”于是我从幻想里回过神,勾勾嘴角:“好呀,我去换个衣服。”

02.

去的是一家来了很多次的店,记忆里我和他大学就来吃过。当时我还为这家店空有美味却无人问津愤愤不平,当时岳明辉怎么说的来着?对了,他说:“不要急,总有一天这里会人满为患的。”当时店里放着吴雨霏的《小爱》,昏黄的灯光遮住了他的脸。后来《小爱》成为我最爱的一首歌,这家店也成为我们百吃不厌的一家店。

岳明辉让我先去找个座位,我环顾四周,选了个落地窗旁的一个小桌。顺顺裙子坐好,雨停了,水珠顺着玻璃一串一串落下,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不停的拉着岳明辉讲些无关痛痒的废话,他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笑一笑,露出那颗小虎牙。

菜上的很快,一会就齐了。我挥手又让服务员加了一瓶红酒,然后对岳明辉说:“陪我喝一杯吧。”

我们几乎没怎么吃菜,一瓶喝完了又要一瓶,最后我装出一副醉意朦胧的样子说:“这么多年了,你就没考虑过我吗?”

岳明辉真狠心啊,他说:“你喝醉了。”

我心彻底沉下去,我开始期望这次是真的喝醉,那样我就能够完美的从这场稀里糊涂的告白里抽身退场,好继续以朋友的理由赖在他身边。

可是我们都知道,红酒不会醉。


03.

岳明辉真聪明,想让一个女人彻底死心,他知道最好的办法,那就是一句“你喝醉了”。

他看的太通透,我可真是自愧不如,这是他为我保留的最后一丝尊严,我明白,所以我选择离场。

他送我到家门口,把我给他的钥匙亲手递回给我,他说:“以后不要随便把钥匙给别人。”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他走进电梯,看着门一点点合上,最后完全的关闭,不留一丝缝隙 终于支撑不住的倒在门口。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就像几小时前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手机不合时宜的传来信息声,我拿起来一看,是岳明辉,他说:“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04.

我看着这几个字很久,然后笑出声,接着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好发给他:

“你也是。”

  

  65 7
评论(7)
热度(65)

© 唐唐不是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