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唐不是糖

黑夜吞噬侵占无我

我们比起任何人都深爱着彼此.@沉吟至今、

 

好好恋爱

金丝雀飞走了

 

01.

 

好烦。

 

我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掉,眼底下的黑眼圈重的能够和熊猫媲美,我承认我这个样子算不上漂亮。我辞了工作,开始嗜睡,常常傍晚六七点开始睡到第二天十二点,我不再关心任何别的事物,因为我懒得去管。我开始听情歌,我总是能从那些甜得发腻的烂俗歌词里找到莫名的慰藉,我开始尝试所有我以前碰都不碰的束之高阁的高热量零食,例如薯片。

 

总而言之,我在颓废。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男人,不,应该说是我的金主,木子洋。

 

 

02.

 

我今年二十八,仔细算了下认识木子洋也六年了,他大我五岁,今年三十三。

 

木子洋嘛,M城无人不晓的大总裁,我又爱又恨的存在。

 

我大学毕业到他公司工作,连他面都没见过就被叫到办公室递来一张卡,稀里糊涂的被包养了,一养就是六年。现在回想起来我简直想抽当初的自己几个耳光,干嘛一时鬼迷心窍答应木子洋?

 

六年不长不短,很尴尬的时间。我不清楚木子洋有没有对我升起那么一丁点爱意,但我彻彻底底的喜欢...不对,爱上了他。我记得他喜欢什么味道的香水,喜欢吃什么菜,玩的好的朋友有哪些,针锋相对的敌人有哪些,甚至连他出去吃饭最喜欢穿哪一套西装配哪一条领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多么爱你,你从来不知道,我又有多么恨你,你也不知道。我爱你的所有,却又恨你将我困在无形的牢笼里六年。我有时候经常做梦梦到像狗血小说里描绘的情节,你遇见了真爱,你不要我了。通常这时我都会满身是汗的从床上坐起来喘着气,有时你睡在我身边,会从背后把我抱住然后轻声安慰我“没事的”;有时我身边空无一人,只有无边的黑暗,它们叫嚣着想要吞噬我,而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的、任由着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浸湿被子。

 

我无数次想离开他,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已经坐上回老家的火车,木子洋亲自又把我抓了回去。那好像是我记忆中他发的最大的火,我坐在车后座,旁边的他眼眶猩红,下巴上还冒出一点胡茬,大概是没来得及打理。

 

我突然有点鼻酸,突然好想拥抱他,我这么想也这么做了。他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也抱住我,我听见他的声音里隐约带着点笑意:“下次别乱跑了啊,乖。”

 

我点点头,泪水打湿了他的后背。

 

03.

 

严格点来说我不算个合格的金丝雀,我长得并不是多好看多举世无双,顶多攀个清秀,脾气也不好,大大小小和木子洋吵过的架数都数不清,我还毫无才艺,讨好人都学不会。我患得患失,太过敏感,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木子洋居然会养我六年,还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为什么我是“情人”而不是情人?我时常这样想。旁人都觉得我找了个好男友,只有我自己苦笑。我和木子洋从没谈过一次恋爱,哪怕我们做遍了情侣该做的所有事。

 

因为,他从没说过“我爱你”,也从没说过“做我女朋友吧”。

 

说到底我也不过是没名分的情人,若是他腻了倦了便可以随手一扔的玩物,连个名义都不需要,顶多撂张卡解决。

 

木子洋一开始给我的卡被我收在床头柜里,动都没动。他也给我买过精致的衣裙华丽的首饰,全部在衣柜里,连标签都没撕。他也送过我车,被我以不会开的理由搪塞过去。他给我买过房子,我说就在现在这个小公寓挺好,舒服。

 

我不想和他扯上任何物质上的关系,我觉得这样我的爱才是最纯粹的。

 

可这没有用,木子洋又不爱我。他不爱我,哪里会管我对他的满腔爱意到底纯不纯粹呢?

 

你好可悲,我这样对自己讲。

 

04.

 

压倒我的是木子洋要订婚了。

 

我再窝囊再没用,也不会当别人婚姻里的第三者。我一开始打电话问过木子洋,他最近好像很忙,我们之间的联系全靠短信电话,他没说话,沉默半响才说:“我会处理好。”我反唇相讥:“处理好?你所谓的处理好难道就是让我一辈子当你见不得光的情妇?”

 

他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刚准备开口被我打断:“我们还是分开吧。”

 

“我今天晚上去找你。”他说完挂了。

 

我握着手机跌坐在地上,霎时间泪水涌出眼眶。我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场连恋爱都算不上的情感博弈从一开始我就已经败北了,从头到尾,满盘皆输。一直以来他都站在制高点,看着我小丑一样卖力表演,内心或许还会笑我不自量力异想天开吧。

 

05.

 

木子洋来的很晚。

 

我等的都快睡着,才听见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直起身,我看着他脱掉西装外套挂好一步一步朝我走来。我曾经觉得这样的他就像紫霞仙子说的盖世英雄,是我的命中人,可原来他是别人的英雄,而我呢?不过是过路人罢了。

 

我以为他要说些什么,他却一把抱住我,我的手刚想抬起又颤抖着落下。我红着眼睛推开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环绕在空荡荡的屋子里。

 

我说:“木子洋,你要是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爱,就算不是爱,哪怕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悯,你就放过我吧。”

 

“算我求求你,木子洋,放过我吧。”

 

他抬起头,镜片起了一层薄雾,他取下来,双手捧着我的脸,什么也不说。我分明看见他眼里的泪光,我知道,我赌对了。

 

我赌凭着六年的时光,他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有一天,一小时,甚至一分钟。他爱我,所以明白我不会当一个暗地里的情妇,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切,所以他只能放开我。

 

他亲手为我打开了笼子,我却不想飞走了。我心里默默地想:原谅我,就让我沉沦这最后一次的溺爱。

 

于是,我吻了他。

 

天亮之后,你我都要幸福

 

 

 

完了吧 如无意外 从今开始该好好恋爱

 

放下从前一段感情 才能追求将来 你就似没存在

 

 

 

 

 

 

 


  107 25
评论(25)
热度(107)

© 唐唐不是糖 | Powered by LOFTER